某某家居有限公司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涉案女技师:为雷洋提供“打飞机”服务
2017-10-15

  核心提示5月7日晚,人大环境学院2009级硕士研究生雷洋离家后身亡。9日晚,昌平警方通报称,警方在查处足疗店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洋控制并带回审查,其间雷洋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身亡。5月11日凌晨1点44分,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了“雷洋事件”的情况续报。记者先后联系了雷洋家属,回访了事发现场及若干足疗店,力求找到更多的目击者、亲历者,让他们来告诉大家,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合昌平警方9日晚的通报、“@平安北京”发布于11日凌晨1时44分的“关于一名涉嫌嫖娼男子在查处过程中突发死亡的情况续报”,我们按时间顺序大致梳理了雷洋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几个关键时间节点。7日20时许

  昌平警方针对霍营街道某小区足疗店存在卖淫嫖娼问题的线索,组织便衣警力前往开展侦查。21时14分

  民警发现雷洋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雷洋试图逃跑,在激烈反抗中咬伤民警。并将民警所持视频拍摄设备打落摔坏,后被控制带上车。行驶中,雷洋突然挣脱看管,从车后座蹿至前排副驾驶位置,踢踹驾驶员迫使停车,打开车门逃跑,被再次控制。21时34分

  因雷洋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逃脱,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带上车。22时5分

  进入急诊救治。此前在将雷洋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时55分

  雷洋家人被告知雷洋因涉嫌嫖娼,在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8日凌晨4点30分

  亲属见到了雷洋的尸体,发现其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警方表示,途中雷洋曾强烈反抗,跳车时头部着地,因此受伤。

  “@平安北京”发布于11日凌晨1时44分的“关于一名涉嫌嫖娼男子在查处过程中突发死亡的情况续报”称,事发当晚,民警在足疗店内将朱某等5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抓获。经审查并依法提取、检验现场相关物证,证实雷洋在足疗店内进行了嫖娼活动并支付200元嫖资。目前,上述人员已被昌平警方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5月11日中午,涉事足疗店一女性涉案嫌疑人接受了北京电视台采访。涉案女技师在受访时表示,雷洋有30多岁,着黑衣,当她问是否做保健时,同意给他“打飞机”。

  涉案女技师称,雷洋走的时候还问了她一句“有后门吗”,接着好像说了一句“我走后门”,但她并没有告诉他有后门,就直接把前门打开了。

  家住龙锦苑东五区、自称在媒体工作的邵先生说,5月7日晚他正好从外面回来,目睹了整个过程。“他除了喊救命,还一直喊他们不是真警察”,邵先生说,他大约在晚9点35分进入小区,发现一名男子俯卧在地上,被三名便衣人员控制,因男子反抗强烈,双手还被用手铐铐住。当时现场已聚集了多名围观群众,为确认便衣人员身份,包括他在内很多人都拨打了110报警。

  “拨通报警电话后,有便衣人员掏出警官证,将我的电线沟通确认身份”,邵先生回忆,2、3分钟后,霍营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与便衣民警一同将该男子控制。邵先生看到,男子全身已瘫软,无法登车,后被带上一辆金杯车离开,离开时间9点50分左右。

  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室张主任接受央视采访时称,5月7日22时09分,雷洋被送到医院急救,当时已瞳孔放大,无生命体征,经过心肺复苏等常规抢救45分钟,生命体征未恢复。22时55分,心电图仍呈直线,宣布临床死亡。

  他说,抢救过程中,发现其口腔里有少量血性分泌物,右额部有局部皮肤挫伤,医生无法判断伤情是如何造成。

  5月10日上午,雷洋妻子接受记者专访时称,“雷洋出门的时间大概在晚上8点半到9点之间。”出发前雷洋在家里玩手机,是岳父催他去机场接从湖南小镇来北京看孩子的奶奶、姨妈和嫂嫂。

  “我们没有报警,但是一直都在打他电话。”雷洋妻子称,他们不断拨打其手机,直到8日凌晨1时左右,东小口派出所一工作人员才接听电话,并告知家属,要求前往派出所。此后,家属在派出所获知雷洋身亡,“警察开车送我们回来路上,才说是执法时遭遇雷洋反抗,警方说雷洋本人承认嫖娼。”她告诉记者,二人系高中同学,相识十余年,结婚三年,出事当夜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突然遭遇此事让她感到“无力”。

  雷洋所住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区内监控摄像头已损坏多时,无法调取当日监控录像。家属称,目前对该案仍有3点疑问,包括:雷洋死亡的时间、地点和原因等具体过程到底是什么?为何派出所在事发2小时后才联系家属,而不是雷洋死亡的第一时间?雷洋手机上的信息由谁、因何目的被删除?目前,警方一直未就家属方面提出的多项质疑做出回应,现他们已经聘请律师,代理律师已正式提交尸检申请。

  5月10日中午,记者发现涉事足疗店已经停业,有大量身穿制服的警察再次进入涉事足疗店,并携有相机工具。

  龙锦苑东五区一女住户称,涉事的无牌足疗店在此租赁房屋经营了3年左右,其间警方查处的次数并不少。

  10日凌晨,记者还在龙锦三街涉事足疗店附近发现多家“床上用品”店,以及24小时“床上用品”售货机,出售多款避孕药具和床上情趣用品。

  10日上午,在龙锦三街另一家足疗店记者看到,店内价目表上明码标价列有缅式按摩、泰式按摩、港式按摩、日式粉摩和强肾理疗等服务,价位从50元35分钟到200元90分钟不等。记者发现,多家足疗店均有“肾部保健”、“肾精保健”等业务,价格在200元左右。一技师告诉记者,所谓的“肾部保健”其实就是为顾客“打飞机”。

  一身着清凉的技师告诉记者,他们是“正规足疗店”,一般从中午开到凌晨1时,只经营按摩服务。她称,前几天路北的一家足疗店“出了点事”,附近“不太正规的足疗店”有可能不敢正常营业。